左传占卜记录,

《左传》中有多达两百多个预言,其中哪些看了真的是令人细思极恐?_百...

在《左传》当中,田氏代齐可以说是细思极恐,当时她们得到的预言是她们家族会有人成为其他国家的君王,但是当时其他都没有,最后确实田和坐上了君主

如何看待左传中十分精准的算卦案例?

‍‍

我们抛开《左传》的原文,从《屯》之《比》开始说起。《屯》之《比》,这个筮例的变爻在《屯》的初爻。《屯》的本意就是屯聚;比卦的上卦为坎,下卦为坤,水附大地,地纳江河湖海,相互依存,亲密无间。所以说《屯》固《比》入。结合毕万的问题,那么想象中的画面是:先是屯聚力量,结识朋友,而后在晋国就亲密无间了。所以,子孙后代必然是繁荣昌盛,还有比这更吉祥的吗?屯卦的上卦为坎,下卦为震;比卦的上卦为坎,下卦为坤。上卦没有变化,下卦从震变成了坤,坤为土。所以说:震变为了土。

震为车,坤为安静的母马,所以下一句是:车从马。震为足,为长兄(参考《说卦传》),坤为母、为大地、为众人。“足居之、兄长之、母覆之,众归之”说法的由来。再谈谈“史苏解《归妹》之《睽》”这个例子。原文:初,晋献公筮嫁伯姬于秦,遇归妹三之睽三。史苏占之曰:“不吉。其繇曰:‘士刲羊,亦无亡也。女承筐,亦无贶也。西邻责言,不可尝也。归妹之睽,犹无相也。’震之离,亦离之震,为雷为火。为嬴败姬,车说问其輹,火焚其旗,不利行师,败于宗丘。归妹睽孤,寇张之弧,侄其从姑,六年其逋,逃归其国,而弃其家,明年其死于高梁之墟。”及惠公在秦,曰:“先君若从史苏之占,吾不及此夫。”翻开《周易》:《归妹》上六:女承筐无实,士刲羊无血,无攸利。结合要占卜之事情——嫁女是不是合适,那么好了,女引申到新娘,士引申到新郎。很显然,不吉。

‍‍

曹刿论战 《左传》全文

十年春,齐师伐我。公将战。曹刿请见。其乡人曰:“肉食者谋之,又何间焉?”刿曰:“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。”乃入见。问:“何以战?”公曰:“衣食所安,弗敢专也,必以分人。”对曰:“小惠未遍,民弗从也。”公曰:“牺牲玉帛,弗敢加也,必以信。”对曰:“小信未孚,神弗福也。”公曰:“小大之狱,虽不能察,必以情。”对曰:“忠之属也。可以一战。战则请从。”(徧 同:遍)
公与之乘。战于长勺。公将鼓之。刿曰:“未可。”齐人三鼓。刿曰:“可矣。”齐师败绩。公将驰之。刿曰:“未可。”下视其辙,登轼而望之,曰:“可矣。”遂逐齐师。
既克,公问其故。对曰:“夫战,勇气也。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彼竭我盈,故克之,夫大国,难测也,惧有伏焉。吾视其辙乱,望其旗靡,故逐之。”

《左传》有卦“凤凰于飞,和鸣锵锵”,相当于64卦中哪一卦?

典出《左传·庄公二十二年》:“初,懿氏(陈国大夫),卜妻敬仲,其妻占之曰‘吉’,是谓:‘凤凰于飞’,和鸣锵锵。有妫之后,将育于姜。五世其昌,并于正卿。八世之后,莫之于京。
原文大意是,鲁庄公二十二年(前672)初,陈国大夫懿氏将要把女儿嫁给敬仲,事前要占卜吉凶。他的妻子占了“吉”。这个“吉”说:“凤凰于飞”,相和鸣声嘹亮。妫的后人,生育了姜。‘五世其昌’,与正卿并列朝班。八世以后,没有人比他的后人的官再大。”
是筮词,好像和卦象不一样。

周易关于战争的各种卦!!!求齐全

六五,不富以其邻,利用侵伐。无不利。
对于这一爻的解释,历来认为是:不富有是因为邻国的掠夺所致,用兵侵伐有利。但《谦卦》的卦义是不主张用强的。所以“朱子的弟子,怀疑《谦卦》的六五上六为什么会有肯定战争的说法?朱子回答:谦让,也是兵法的极致,这是以退为进,导致胜利。”(语见中国民间文艺出版社《白话易经》)我们认为这种怀疑是有道理的,而朱熹的回答则牵扯的太远了。“六五”阴爻柔顺,居上卦中位,象征谦虚中正。但阴居阳位为不正。《易经》一卦里初、三、五奇数为阳位,二、四、上偶数为阴位。阴爻占据阳位,柔顺中正,不利于积极行动。同时,与五相应的二也是阴爻,不能相应,也是不利于积极行动之象。再加上《谦卦》本身禁绝用强,由此可知,解释为用兵侵伐有利是有问题的。我们来看爻辞,“不富以其邻”曾在《易经·泰卦》里出现过,原句是“六四,翩翩,不富以其邻,不戒以孚。”《泰卦》里解释“不富以其邻”一般也是不富有是因为邻居掠夺所致。我们觉得这种翻译显然不当。“翩翩”是鸟飞翔的样子,“不富以其邻”应为“不以其邻富”,即不因为邻居富有。“不戒以孚”是不加以戒备将被俘虏。整句的意思是:自由飞翔的鸟儿,不要因为邻居富有而不加以戒备,那样将会被邻居俘获。如果硬要解释为不富有是因为邻居的掠夺所致,那么与“翩翩”上下文意显然不合。同时《泰卦》阐释的是通泰的道理,要通泰就必须警戒,防患于未然。这里作者很显然是以飞鸟作喻,告诫人们不要太自在了,要警戒,要有提前防范的意识,这样,才能通泰。与《泰卦》相同,《谦卦》的“不富以其邻”也应该是不要因为邻居富有的意思。“以”在这里是介词,与“其邻”名词性结构结合为介词结构,做形容词“富”的状语被后置了。“利用侵伐”,按常理应当是用侵伐是吉利的,但这既与《谦卦》义不符,也与后面的
“无不利”相重复。《周易》一书惜墨如金,不可能前后重复。更何况“无不利”已包含了一切吉利,用辞很重。因此,我们认为,这里的“利用侵伐”应标断为:“利,用侵伐。”与前后相联系,串起来可译为:不要因为邻居富有,认为有利可图而采用侵犯讨伐的手段,这样就没有什么不吉利的了。前面我们说过,五爻是君爻,作为君主,似乎应当是为所欲为了,但《谦卦》本身要求谦虚谨慎,而五君爻为阴爻,阴爻柔顺,并不具备有所作为的条件,只能谦让。如果不动争强好胜的念头,就没有什么不吉利的了,否则,以五君爻本身柔顺的性格,上下又没有应援而贸然行动,甚至动用武力去侵犯讨伐邻国,结果自然是不吉利的,同样也违背了柔顺中正的本义。在这里,《周易》作者用否定的手法明确地告诫高高在上的君主,越是处在高位,越要谦虚谨慎,不能因为邻居富有,认为有利可图,而采用侵犯讨伐的手段。正确的作法是虚心学习,取长补短,达到富强。这样做,当然就没有什么不吉利的了。
上六,鸣谦,利用行师,征邑国。
“鸣谦”,我们在前面已经阐释过,即有名而谦。“上六”在《谦卦》里处在最高的位置,但《易经》的原则是六爻无位。五爻是君主,权势显赫,六爻相当于退位的君主,无职无权,所以六爻无位。另外,任何事物都会达到极点,而达到极点后就会重新发展变化,这是六爻无位的另一层意思。一部《周易》绝大部分卦的六爻爻辞充满了忧患意识,也充分体现了《易经》“穷则变,变则通”的道理。然而,《谦卦》的上六虽无位,却因为谦虚主动让贤,这是明智的选择,也是六爻声名远播的根本原因。从卦象上分析,六爻阴爻阴位得正,又与下卦的三爻阴阳相应,下方有强有力的应援,可以积极行动。同时,谦虚谨慎是无所谓极点的,越是谦虚,越能无往而不利。所以,六爻这位退位的君主,由于谦虚而已经声名远播,在看到五爻不能将谦虚的美德发扬光大,下方又得到了三阴爻的积极支持,因此,即使主动地“利用行师,征邑国”也是吉利的。“利用行师,征邑国”也即“用行师,征邑国利”。“邑”即采邑,封地。“国”即邦国。整句话的意思就是:声名远播而又谦虚的人,即使用军队去征讨自己的封地和其它的邦国,也是吉利的。因为凭借谦虚的声名会使四方群起响应,万民慕德,用箪食壶浆迎接他。而不单凭这种名声反而更加谦虚,就不再会有任何的
过失,即使是征战,也会兵不血刃,用德义使万民归化,这样做,还有什么不吉利的呢?这里作者以战争作喻,表现了一种崇高的理想和追求,这可以说是谦的最高境界。
通过以上的解说,我们不难看出,《谦卦》所阐释的基本原则就是谦虚、退让,不论地位高低,都应当本着谦虚谨慎的态度去做事,这样就会无往而不利。反之,如果骄傲自满,自高自大,终将免不了失败的命运。我们说,《谦卦》全吉是相对于其它六十三卦而言的,而《谦卦》本身的卦辞、爻辞表面吉利,背后却始终充满着一种深沉的警惧意识,这正是所谓的“一阴一阳之谓道。”真理再往前迈进一步便是谬误,谦虚的反面是骄傲。谦虚是一种美德,但真正的谦虚并不容易做到,只有君子能够始终如一地保持谦虚,这也许正是《谦卦》告诉我们的一大人生哲理。

为何讲占卜的《周易》在古代能成群经之首?它具有哪些现实意义?

《周易》被誉为五经之首,历朝历代无数人从中了解为人处世,甚至是读懂天人之间的哲学。它可以用于预测,帮助人们了解事情发展的方向,也可以作为人行动的指南和成事的参考。

为何讲占卜的《周易》在古代能成群经之首

有四个方面的理由:

第一方面,历史悠久,非常古老。

它的主体部分形成于3000年之前。这在我们这个具有悠久文明历史的民族,也是绝无仅有的。

第二方面,它不但是最老的,它的作者还具有高度权威性。

至少在2000多年的时间里,在华夏文明的系统中,这种权威性是无与伦比的。《周易》作者的权威性能到什么程度呢?

古人用一个句子来概括,叫“人更四圣”。“人更四圣”就是说由四个“圣人”级别的作者,先后接续集体合作完成了这部书。哪四个圣人呢?第一个是所谓“华夏文明初祖”的伏羲,第二个是刚才说的文王姬昌,第三个是姬昌的儿子周公,周公在古代被视为大圣人;第四个圣人是孔子,他的工作是阐发前三位的思想。这四个圣人来联合完成一部书,这样我国古代任何一本书的作者都没法比了。

《易经》,其实是指夏代的《连山》、商代的《归藏》、周代的《周易》这三本易书。它们并称为“三易”。相传三皇之伏羲创作八卦,神农炎帝作《连山易》,轩辕黄帝作《归藏易》,直到周文王姬昌才给我们留下了这部《周易》。《易经》不仅仅是占卜之术,更是中国哲学思想的发端。

而在周朝时期,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和《周易》这三本易书则由三位卜官掌控,通过这三本易书,卜官们会对国家大事、军事战争、祭祀活动进行预测。正所谓“算卦”,又名曰“观卦象”,这也是《易经》本身最初的作用。但是到如今,三易中的《连山》、《归藏》已失传,传世的只有《周易》一本。所以,现在的《易经》一般就是指《周易》。


第三方面,就是传播之后的影响与效果了。

在2000多年的封建时代里,中国的思想文化中居于主流位置的意识形态化的著作是“四书五经”。而“五经”的第一部就是《周易》,这是古文经学派的主张,但也是长期流行的主张,可见其巨大影响。

第四方面,“易道广大,无所不包”。

这句话出自《四库全书总目提要》。为什么要引这句话呢?有两层意思。第一层意思,社会发展经过了2000多年,人们对于《周易》的重视依然如故。第二层意思,经过2000多年的实践,纪晓岚看到《周易》覆盖的面太宽了。他说:“易道广大,无所不包。旁及天文、地理、乐律、兵法、韵学、算术,以逮方外之炉火,皆可援《易》以为说。”

在今天看来,中国古代的儒家、道家、玄学,乃至道教、佛教,都受了易学的影响;特别是儒家的后期——理学阶段,其影响尤其深刻。再广一些看,文学、美学,甚至医学、化学等,都有受《周易》影响的痕迹。

可以说,《易经》是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文化宝藏,其所包含的天人思想、时空观念、意象思维、辩证哲学是中国古人最朴素的认识论和方法论。《易经》是中国传统文化有符号表征的思想源头,是理解中国传统文化之根的一个思想铺垫。

展开全文

相关文章